《玄奘西游记》穿越千年时空重走玄奘路

内容简介:玄奘的西行之路,是一场为信念出发的心灵之旅,同时也是一场游走于生死边缘的“穿越”之旅。如果你认为“唐僧”只是一个懦弱、安静的美男子,那么,你错了。真实的“唐僧”,是一个精神极为强大,身上充满着智慧之光的人。他西行求法,走过了上百个国家,遭遇了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的经历虽不像小说《西游记》中那般玄幻,但其中的精彩却同样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本书中,钱文忠先生将严谨的学术思考注入轻松的笔端,用类似传记小说的文字,为我们重现了历史上的玄奘。这位大唐圣僧,正从历史斑驳的光影中一步步向我们走来……

本篇试读

三藏塔位于南京九华山制高点,五级方形砖塔,仿唐长安兴教寺玄奘墓塔建造。塔基青石上刻唐玄奘像及西行路线图,下层四拱门,南门上面的青砖上刻着“三藏塔”三字,中置石碑,碑上刻“玄奘法师灵骨”六个字
三藏塔位于南京九华山制高点,五级方形砖塔,仿唐长安兴教寺玄奘墓塔建造。塔基青石上刻唐玄奘像及西行路线图,下层四拱门,南门上面的青砖上刻着“三藏塔”三字,中置石碑,碑上刻“玄奘法师灵骨”六个字

一步的慈悲

随所游至,略书梗概,举其闻见,记诸慕化。
——唐·玄奘《大唐西域记》书末《自赞》

有句老生常谈“一步一脚印”,这是表示每走一步,就有一步的成绩,无论多远,只要一步一步地走,总会走到目的地。一个艰困的目标,能够“一步一脚印”到达,这是何等雄壮豪迈的事。

古往今来,多少探险者、发明家、自然观察家,乃至军人、商人、僧人,他们在世界上“一步一脚印”,为人类找出新知识,走出新天地,他们所付出的辛苦,万千年后的人们,还是会遵循这伟大的“一步一脚印”。

唐代玄奘大师,就有这样的脚印:他以二十六岁青壮之龄到印度留学,成为中国第一位留学僧。他途经八百里流沙,历七十余国,经十七年后学成归国,取回佛经数千卷,翻译成中文者有千余卷,成为中国四大译经家之一。他把到印度历经各国的所见所闻,口述成《大唐西域记》,至今全世界有多种译本流传,影响极为深远。今日印度与中亚很多文化史迹与中世纪时期的风土民情,当时皈依佛教的状况,就是靠着《大唐西域记》的指引,而能重现于世。

另外,玄奘大师还把中国的老子《道德经》译成梵文,对于中印文化的沟通,贡献巨大。尤其玄奘大师曾在戒日王主持下举行弘法大会,五印度十八国的国王、官员、僧众六千余人都拜倒在法座前,玄奘大师更获得“大乘天”尊号。这是中国人的脚印,在域外留下一次无比光荣的纪录,历史也永远不会遗忘他。

然而,长久以来,玄奘大师这位在中国两千年佛教传播史中盛德最著的人物,在大众当中的深刻印象却主要是被一部文学作品限制了,扭曲了,这就是被赞为中国小说四大奇书之一的《西游记》。虽然这部小说充满虚构的奇趣,但与正史中大唐三藏玄奘法师的壮志苦行,与牺牲为众的慈悲精神,相去几千万里。这种情况,也提醒了我们有心推动佛法人间化、将佛理从僧众与知识阶级中释放出来的工作者,大众化的读物确实有其魅力与惊人影响效果,但若不是秉持正知正见进行创作,那么大众化就会成为我们立刻要面对的新挑战与难关。

因此,来自对岸的这位优秀青年学者钱文忠教授,也是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的高足,他的新作《玄奘西游记》,就做了一个良好的示范:他巧妙地结合了讲学和讲书一庄一谐两种传递知识的形式,还原玄奘大师的真实事迹,生动、活泼的描述和开阔的世界观,宛如置身大师身侧,亲自闻听高僧们说法辩法,或是为几度遭遇险境的玄奘大师紧张。

钱教授除了以玄奘大师的《大唐西域记》内容作为主要的引证依据,也广泛地取材,以玄奘徒弟亲闻师说录成的《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来补充前书仅记述见闻,较少涉及个人遭遇的缺憾;另一方面,他也不拘一格跨越各种知识领域提供许多“知识点”作为穿插,或偶尔对照检证小说《西游记》中的情节,让读者在开眼之余,增添了许多会心的趣味。

在此基础上,钱教授的著作把佛家所谓“胜者”——拥有积极正确追求生活,勇于面对考验,随时随地发现新的自我,不为生死、不安、恐怖所败的正念精神的人——与玄奘大师舍身求法的使命感、理想色彩与实践过程,结合得淋漓尽致。在书中,钱教授带领我们经历玄奘大师每个求法阶段之余,也从各种角度设问、回顾他踏出漫长征途第一步的初衷:苦海茫茫,人生归宿在哪里?天灾人祸,如何才能解脱?

这是蕴藏在每个人心头的问题,也是将玄奘大师与作者,以及所有具有佛心佛性的读者们,联结在一起的慈悲情怀,更是我们追随前贤所能获得的最珍贵的宝藏。

值此时代,充满试炼但仍有光明希望、最坏也是最好的时代,我们阅读《玄奘西游记》,必定能得到许多重要收获:

读此书,乃是读可比《西游记》更精彩的小说;读此书,乃是读一本风俗人物皆栩栩如生的游记;读此书,乃是读一本有丰富历史文化的书籍;读此书,乃是读一本有深厚思想哲学的书籍——与吴承恩《西游记》相比只有超越,与玄奘《大唐西域记》可以媲美;读此书,乃是读一本将文学、哲学、历史、宗教灵活融会的综合好书,把过去艰深之文学、地理转化成活生生的内容,仿佛人亲临此境。

在此与读者诸君分享:愿大家都能时常思忆玄奘大师那因一念之慈悲,改变自己人生与世界的“重要的一步”,皆能法喜盈满。

九华山三藏塔前的玄奘西游路线图(拓本)
九华山三藏塔前的玄奘西游路线图(拓本)

玄奘与时代精神

钱文忠

玄奘是生活在距离今天大约一千三百多年前的一代高僧,他不远万里,西行求法,求回真经,埋首翻译。无论是在古代中外文化交流史上,还是在中国和印度的佛教史上,甚至在印度的古代历史上,玄奘都具有顶尖的重要性。这一点是大家一致公认的,没有任何争论的余地。

就古代中外文化交流史而言,玄奘西行的足迹遍及西域、中亚,那里正是人类文化上一块独一无二的宝地。为什么这么说呢?众所周知,希腊——罗马文明、阿拉伯——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中国文明是人类历史上四个最大的文明,而这四大文明的会聚点却只有一个,那就是西域(包括中国新疆的大部分)和中亚。这片舞台丰富多彩,光怪陆离,交流频繁,冲突激烈。你方唱着,我就登场。这里的文化交流和融合是极其富有成果的,由此向四周发射出巨大的冲击波。然而,由于民族迁徙、战争攻略、环境变迁等诸多原因,有关这片广袤的土地的历史资料却少得可怜。玄奘应唐太宗之请,和他的得意弟子辩机合作留下了一部《大唐西域记》,正是有关这个地区的最最珍贵的材料。

至于玄奘在中国和印度佛教历史上的地位,那更是不消说的了。先说中国佛教,他培养了很多学生,和助手们翻译了1335卷重要的佛经,其中很多是最权威的译本,不少是最流行的译本。他将当时佛教世界的最高水平的学说带回中国,创立了法相唯识宗,也叫慈恩宗。由于玄奘对佛学的贡献实在是大,他受到了唐朝皇室的特别尊崇和礼遇。这些我在《玄奘西游记》里,都有所讲述。为什么说玄奘对印度佛学也有很大的贡献呢?这么说是有根据的。玄奘长时间地留学印度,在印度广泛游历请教,他接触的多是当时印度最具声望的学者,他掌握的乃是当时印度最高水平的佛学理论。印度当时的不少学说在本土失传了,靠着玄奘的汉语译本方得以保存至今。可惜,玄奘的几种用梵文写成的著作都没有能够流传下来,不然,玄奘对印度佛学的贡献就可以看得更加直接了。

玄奘对印度历史的贡献当然主要是因为他的《大唐西域记》,其中关于印度的记载弥足珍贵,无可替代。印度文化固然有它的极高成就,但是却并没有信史的传统,可靠的历史记载是寥若晨星,非常稀少的。这一点,马克思就曾经提到过。印度不少学者就说过,没有玄奘的记载,重建印度古代史是不可能的;有的印度学者甚至说,印度历史欠玄奘的债,是怎么估计都不过分的。事实上,玄奘的《大唐西域记》确实成了重建古代印度历史,进行考古发掘的“指导手册”。玄奘的记载的准确性,早就被大量的根据他的指引而进行的考古工作的成果所证实了。

上述的这些,还只不过是玄奘的历史贡献的最粗浅的大概。不过,我确信,这已经足够证明玄奘是一个如何了不起的历史人物了。然而,这却并不能够阻挡大家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就算的确如你所讲,玄奘是古代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而伟大的人物,可是,离开我们那么遥远的他,和我们今天的时代又有什么关系呢?玄奘能够为生活在今天的我们提供什么样的启示呢?

说心里话,原先我对类似的问题不仅是不理解的,甚至还有相当的抵触:学术就是学术,特别是有关古代的学问,何必非要和现在发生什么关联呢?而现在,我的想法发生了一点改变。当然,我依然还是坚持学术必须保证自身的独立性,不应该过多地,或者说首先考虑和现实有什么样的关系,须知,人类的知识探求和积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过分地要求“立竿见影”,效果往往适得其反,正应了“欲速则不达”的话。

但是,学者们似乎也不妨偶尔将脑袋探出象牙塔,看看外面的世界,关心一下自己也处身其中的当下。至少应该考虑一下,在选择古代的研究对象时,是否可以优先选择对当下的时代有所影响或者启示的呢?我想,这和学术独立并不冲突。真正伟大的历史人物,他所展现出来的价值和意义,绝不是他所处的那个时代所能够局限的,一定可以超越他所在的那个具体的时代和具体的生存环境,超越时空,焕发出历久弥新的永恒的价值。不同时代的人,都可以得到精神层面的启示。无疑,玄奘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

那么,我应该努力来回答这么一个问题了:玄奘和我们的时代精神有什么关系呢?这是个大问题,自然不可能在这里完全地说明,我只能就下面几点,谈谈自己的粗浅看法。请大家指教。

首先,可以很明确地说,玄奘身上最宝贵的精神乃是为了追求真理,不避风险,面对各种挑战,决不退缩,甚至不惜冒着付出生命的代价的危险。玄奘是个虔诚的高僧,在他的心目中,佛法当然是至高无上的真理,这一点是清楚的,我们似乎没有必要去加以什么说明,更没有必要为玄奘做什么辩解。我比较赞成冯友兰先生提出的“抽象继承法”,也就是说对传统文化的某些价值,应该超脱于它的具体环境,而重在继承其精神。玄奘为了追求自己心目中的真理,不惜偷渡出境(这一点在今天当然没有必要了),经受了诸多严酷的考验,不少时候几乎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西游记》里讲,玄奘取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这固然是小说家之言,但也未必就不是真实历史的一种折射或者反映。我想,追求真理的精神是任何时代、任何民族都必须具备的。

其次,倘若我们仔细观察玄奘在印度的留学生涯,我们就会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发现:我们都知道,玄奘不仅是一个佛教徒,而且还是一个虔诚的弥勒信徒,他到印度就是为了追寻心目中至高的经典,据说是弥勒菩萨口授的《瑜伽师地论》。在印度,玄奘不仅找到了这部经典,还找到了再理想不过的老师——当时佛教世界的最高学府那烂陀寺的寺主、大乘有宗的最高权威戒贤法师。以我们对宗教信徒的普遍的理解,玄奘应该满足于此了,不会旁及其他学说了,不会越雷池一步了。可是,历史事实却正与此相反。玄奘并没有满足于学习《瑜伽师地论》,也没有满足于跟从最高权威戒贤法师学习,甚至也没有满足于本来就已经可以提供多种知识学说的最高学府那烂陀寺的环境,而是在印度广为游历访学。因此,玄奘的学问绝不局限于瑜伽行派,而是涉及了当时印度的大量学派和学说。实际上,玄奘一路走来,无时无刻不在学习。我们可以说,玄奘的西行求法之路,本身就是一条学习之路、探索之路。玄奘充分展现了专精而不封闭,开放而有所守的学习态度。对于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来讲,是特别不容易的。

第三,玄奘是完全有机会有条件停留在佛教徒心目中的天堂圣地印度的。但是,玄奘还是选择了回国。也许,大家会说,玄奘既然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他终究会有一种“回向”的意识,将学得的佛学知识“回向”还没有机会了解的人们,乃是一个高僧的分内之事。这样说,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大家别忘了,玄奘也很可以选择在印度进行这种“回向”,此外,还有好多别的国家请求玄奘驻留弘法。最重要的一点是,玄奘当年是违反禁令,偷越国境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回国以后是否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可是,从历史事实来看,他显然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一点,而是在机缘合适的时候,马上起程回国。实际上,他是无法预料回到国内后等待他的会是什么的。从历史上看,任何一个真正伟大的人物总是国际性的,但是,同时又必须是民族性的,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不容易简单地说明白的。玄奘无疑做到了一种近乎完美的统一。

第四,玄奘学有大成,又确实和当时的帝王唐太宗特别有缘。从历史的记载看,唐太宗也确实希望玄奘能够还俗,出任官职。然而,玄奘拒绝了。很明显,玄奘的心愿是“单身行道”,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求来的学问,当作世俗之门的敲门砖,或者“货于帝王家”。这一点,就使得玄奘和中国文化中的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判然分开了。玄奘看重知识的独立性,看重知识的本身价值,不认为知识是某种交换的工具。他不仅没有出任任何世俗的官职,而且也没有以一代高僧的身份地位出任过僧界的重要高级职务,只担任了慈恩寺的方丈。这一点是很特别的,也是当时和后来的人们不好理解的。《西游记》就是例子,里面讲唐太宗请玄奘还俗被拒绝,就封了玄奘“左僧纲,右僧纲,天下大阐都僧纲”。这样的官职是杜撰的,但是也正反映了一般人的心态。在具体的问题上,玄奘也坚持自己的看法,有时候甚至会毫不理会皇帝的建议和意见。我们从历史记载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玄奘一回国就受到了未必在自己意料之中的热烈的欢迎,而从一开始,玄奘就有意识地避开一切热闹的场面,孤寂自守。这样做当然有回避妒忌、绕开矛盾的考虑,也是玄奘谦虚自抑的优秀品性的反映,但是,更主要的是,玄奘自始至终就抱定了“单身行道”的信念,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这是玄奘身上特别的闪光点。

第五,玄奘是一个僧人,但是,绝对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只顾自己修行的僧人。他有超常的组织能力、教育能力,总而言之,玄奘是一个很有实际能力的人。我们都知道,玄奘是人类历史上顶尖的翻译大家。他的翻译开创了中国翻译史的新时代,在佛经翻译史上更是“新译”的开山祖师。玄奘翻译的数量之大、难度之高、权威之坚、流传之广,罕见其匹。这样的工作,当然不可能是由玄奘一个人独力完成的,必须有某种组织机构的保障。玄奘就是一个出色的组织者,他将以前就已经存在的“译场”加以改造完善,将分工更加细化,更加明确化。译场里的每个角色都有不同的分工,也有不同的责任,而彼此之间又是一个相互配合的有机互动的结构。集体合作翻译,在今天当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但是,如此详尽的分工和结构,却只有玄奘做到了。更为难能可贵的是,玄奘并不简单地满足于自己成就巨大的翻译工作,还从中总结出了一整套的翻译理论,这就是翻译学史上著名的“无不翻”。在今天,这套理论依然具有相当的指导作用。

玄奘和时代精神本身就是一个大课题,值得花大力气去探索,去研究,这自然不是一场讲演就可以解决的,更不是像上面那样看似简单明了地概括出几点就可以交代的。我在今天多讲的,只能是我个人非常粗浅的一点思考和想法,希望能够多少发挥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当前,“玄奘精神”“重走玄奘路”已经成了流行的时代话语,可是,这里面究竟有多么丰富的内涵和精神财富,恐怕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和发掘。

鲁迅先生在《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了吗》里有一段话,永远不会过时: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毫无疑问,今天正是需要脊梁的时代!

1942年11月初,侵华日军在南京大报恩寺(宋天禧寺原址)遗址三藏殿后小山冈建造神社,挖土数尺,发现塔基一座,于塔基下得石椁、石函和薄铜板匣。石函内藏五色珠骨17粒,经鉴定为玄奘大师顶骨。日本人企图将顶骨舍利盗回日本,严密封锁消息。次年春,由于当时报刊披露,激起民愤。汪伪政权被迫与日人交涉,终将一半顶骨留在南京。1944年于九华山修三藏塔安放。
1942年11月初,侵华日军在南京大报恩寺(宋天禧寺原址)遗址三藏殿后小山冈建造神社,挖土数尺,发现塔基一座,于塔基下得石椁、石函和薄铜板匣。石函内藏五色珠骨17粒,经鉴定为玄奘大师顶骨。日本人企图将顶骨舍利盗回日本,严密封锁消息。次年春,由于当时报刊披露,激起民愤。汪伪政权被迫与日人交涉,终将一半顶骨留在南京。1944年于九华山修三藏塔安放。

…… 更多精彩内容请购买正版书籍阅读 ……

本篇作者:钱文忠 以上内容摘录于书籍:《玄奘西游记》。

玄奘西游记 目录

一步的慈悲
玄奘与时代精神
前言
第一讲玄奘身世
第二讲皈依佛门
第三讲求学之路
第四讲潜往边关
第五讲偷渡国境
第六讲边关被擒
第七讲险象环生
第八讲身临绝境
第九讲被困高昌
第十讲异国传奇
第十一讲龟兹辩经
第十二讲一波三折
第十三讲化敌为友
第十四讲走进印度
第十五讲佛影谜踪
第十六讲巴印奇闻
第十七讲真假女国
第十八讲在劫难逃
第十九讲绝处逢生
第二十讲佛陀故乡
第二十一讲情怯圣境
第二十二讲求学奇缘
第二十三讲雁塔传奇
第二十四讲何去何从
第二十五讲宗派之争
第二十六讲论战因缘
第二十七讲双雄斗法
第二十八讲生死决战
第二十九讲危机重重
第三十讲东归轶事
第三十一讲游子还乡
第三十二讲会见太宗
第三十三讲魂系真经
第三十四讲弥勒真相
第三十五讲晚年风波
第三十六讲法师圆寂
附录一:
旧唐书 玄奘传
附录2
玄奘法师年表
附录三:
季羡林弟子钱文忠:守师门安身立命
及门弟子揭秘季羡林

玄奘西游记 kindle电子书下载

点此下载这本电子书(mobi格式) 提取码: kauq

打赏
687
这篇文章和电子书只供阅读和学习交流使用,禁止转载和任何形式的商业用途,如果您对这本书有兴趣,可以去京东、当当、亚马逊等网站购买正版书籍;也可以去当地图书馆借阅。

发表评论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布,请放心使用. 为必填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