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权以这样的方式长大

亲爱的办公室新鲜人小姑娘:

就在刚才,在洗手间里,我听出了在隔间里伤心哭泣的人是你。回到我的办公室,面对电脑上瞬间涌入的十多封邮件,我突然发现,即使最好的现磨蓝山咖啡也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于是我开始给你写这封信。我知道在你的眼中,我忙碌的要发疯,无情的像个bitch,又无趣的要死,所以我写这封信你一定吃惊之极,但是我写了,因为我并不真的那么忙,也不无趣。 继续阅读 >> 你有权以这样的方式长大

槽边往事:世界读书日私人分享

都读书日了,还要读长文就太残忍了些。所以,这里全部用短句好了。

读书其实是种家教,当年我的同学里,那些家里有酒柜无书柜,有麻将桌无书桌的,长大了也只看杂志不看书。

我两个月前第一次看《霍乱时期的爱情》,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读书又不是抢头香。 继续阅读 >> 槽边往事:世界读书日私人分享

借山而居:旧美学

“我发现人类文明的程度,就体现在对“旧”的审美上。时尚界隔上几年就会有一次复古运动,古典、新古典不断地交替。高层次文化精英玩的艺术,都是“旧”美学。纯手工,原生态,文玩,古董,古建筑,去看看那些艺术家的工作室吧,老厂房、栓马桩、拖拉机、唱片机,一切的旧物件儿都被艺术家们买回来装点自己的工作室,艺术家的工作室,标示着在大众之上的,最前卫的审美。这不是偶然,审美到一个阶段,指向的都会是统一点。 继续阅读 >> 借山而居:旧美学

绿皮火车: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不是那谁谁,不然,我会大吼一声,报出他的名字,保准把厄运吓的一溜跟头的跑到别人那里去。

在铁西区小五路的某间平房里,我爸爸趴在炕头哭,我妈妈趴在炕梢哭。我爬到爸爸那儿,他说,去你妈妈那儿,我爬到妈妈那儿,她说,到你爸爸那儿去。这个场景定格在我人生的开始,大概那天医生确诊我患上了青光眼,有可能导致终生失明。后来,妈妈带我千山万水的治眼睛,,爸爸在家里上班加班,维持生计。我们经常会在异乡的医院里,或者某乡村旅馆里,接到来自沈阳的爸爸的汇款,还有搜罗来的宝贵的全国粮票。我药没少吃,路没少走,最后回到家,眼睛的视力终于还是彻底消失了。 继续阅读 >> 绿皮火车:我的爸爸

目送

华安上小学第一天,我和他手牵着手,穿过好几条街,到维多利亚小学。九月初,家家户户院子里的苹果和梨树都缀满了拳头大小的果子,枝桠因为负重而沉沉下垂,越出了树篱,钩到过路行人的头发。

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场上等候上课的第一声铃响。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他们是幼稚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继续阅读 >> 目送